科学家与哲学家联姻!中科院新设哲学研究所是跨界创新而非越界

科学家与哲学家联姻!中科院新设哲学研究所是跨界创新而非越界

9月24日,澎湃新闻报道了一篇爆炸性的消息《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今日揭牌》,大家的第一感觉是“中科院要进军社科领域”了,要抢社科院的地盘”了。

果真如此吗?在“大树成长营”看来,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的成立,不是43年前以来的恢复而是创新重建,不是越界而是跨界连接,不是迎合热点而是融合发展。

我国有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两大机构,中科院成立于1949年,是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自然科学与高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

当时,中国科学院首批成立的15个研究所中,其实有4个社会科学类研究所,诺维奇1955年6月学部体制建立时,哲学社会科学部为四个学部之一,并发展到14个研究机构。

中国社会科学院则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学术机构和综合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是在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的基础上,目前设立有6个学部,而排在第一的就是文哲学部。

那么,新成立中科院哲学研究所是不是对43年后前原有哲学社会研究机构的恢复呢?显然不是。新哲学所成立的使命和目标是凝聚中科院各研究所的相关力量,搭建科学家与哲学家的协作对话平台;以哲学家和科学家共同关切的重大问题为研究导向,致力于探讨现代科学的哲学基础和当代科技前沿中的哲学问题,以及与科技发展密切关联的价值、文化和制度问题。

这与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以“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外国哲学、逻辑学、伦理学、美学、科技哲学以及文化问题、价值问题、社会发展问题”为主,是错位的,更是一种创新。

从两院的发展来看,是有历史基础的。社科院是从中科院分离发展而来,两者有着紧密的联系。

从历史的维度来看,哲学是科学之源。科学和哲学之间没有实质性的界限、也不应该有界限;科学家进行先验推理,也思考概念,而哲学家也提出经验命题,也能从经验研究中受益。而科学概念和思想的变革,有赖于科学家完成思维上的自我超越,必然会涉及到哲学上的争论,必然会在哲学思想中寻求灵感,并常常成为科学家获得理论突破的灵感之源。

从人类的知识系统来看,科学和哲学是紧密关联的。任何科学理论的内核,都带有某些哲学预设。科学的发展往往会带来哲学观念上的变化,而哲学思想的变革也会为科学的洞见提供广阔的思想空间。

近年来,文史哲等社会科学也越来越受到重视,高考“强基计划”就有多个文科类专业纳入其中,那么,中科院成立哲学研究所是迎合,还是能真正实现哲学与科学的融合发展呢?

从目前哲学所的运作来看,无疑值得期待,可谓举全中科院之力来发展这个新的研究所。

从研究所的治理模式来看,中科院哲学所设立了战略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和所务委员会。战略咨询委员会名誉主任由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院士担任,主任委员由国科大校长李树深院士担任。学术委员会主任由量子物理学家孙昌璞院士担任,副主任委员由国科大哲学系胡志强教授担任,一个由物理领域的自然科学家担任,一个是哲学领域的哲学家担任,实施了真正的融合。

从实际的研究重点来看,中科院哲学所下设5个研究中心,包括逻辑学与数学哲学中心、物质科学哲学中心、生命科学哲学中心、智能与认知科学哲学中心,以及科学与价值研究中心,仅从研究中心的名称来看,就是全新的设置。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uana520.com/,诺维奇

中科院办哲学研究所,社会各界充满了期待。正如这个所的第一位倡议者——中科院院长白春礼院士所希望的,密切围绕当代科学的前沿和基础问题,发挥中国传统的科学和哲学思想的独特优势,完善内部治理机制,加强科学界与哲学界的联系、加强与国内外同类研究机构的联系,建立科学家与哲学家的联盟,发挥科学与哲学的相互促进作用,形成一个新理论、新思想、新方法不断涌现的科研环境,服务于国家和人民,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普京被提名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 9月特朗普短短三天先后被挪威和瑞典议员提名

「决战决胜 全面小康」湖南会同雪峰村:文旅融合促发展 深山风景变“钱”景

国务院办公厅:推动城市信息模型(CIM)基础平台建设,促进城市基础设施数字化和城市建设数据汇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